首頁 > 新聞 > 社會 > 正文

女教師堅守深山33年 如今僅4名學生
2012-09-10 10:26:56   來源:21CN   評論:0 點擊:

\
\

 

  在皖南地區西天目山腹地,有一個叫毛坦村的地方,四周被繁茂的毛竹和山核桃樹環抱,山高路險,風景秀麗。
  
  村里唯一一所小學掩映在深山里,那里只有1位老師和4名學生。
  
  令人動容的是,這位51歲的山村女教師已經連續在大山里的講臺上堅守了33年,歲月讓她從一個活潑的小姑娘變成了兩鬢斑白、牙齒脫落的中年婦女。
  
  教師節來臨,我們走進深山里的村子,1位老師和4名學生,勾勒出動人而溫暖的畫面。也正是這樣的畫面,猶如一盞燭光,照亮了大山里孩子的求學之路。
  
  嗓子已沙啞但聲音很洪亮
  
  云層下,僅3.5米寬的盤山路像花樣體操運動員手里的繩子一樣,彎彎曲曲地舞動在青山上。汽車沿著一邊是山體、一邊是懸崖的路向上爬,它的目標是位于海拔近千米處的一個教學點。
  
  山上是安徽寧國云梯畬族自治鄉毛坦村,這座有600多口人的村子沒有獨立的小學,要想到達山下的鄉中心小學,需要步行15公里的彎曲山路。這個叫做“毛坦小學”的教學點,就成了村里低齡孩子的知識殿堂。
  
  毛坦小學里唯一的老師叫葉巧榮,本村人。雙鬢間的白發已悄悄透露了她51歲的年紀。今年是她在這里教書的第33個年頭,令人擔心的是,4年后葉巧榮老師退休后,誰會來接她的班?
  
  坐在這間約40平方米的山間教室里,葉巧榮講課的聲音聽起來異常洪亮。她卻說,這兩天血壓有點低,感覺上課時精神不是很飽滿。多年來,大聲講課已經成為她沒有意識到的習慣,即使臺下只有4個學生,即使她的聲音已有點職業性的沙啞。
  
  這不是傳統印象里的課堂。葉巧榮先安排一名5歲的幼兒園小朋友用水彩筆描一朵梅花,再和一年級新生祝誠浩進行拼音互動,等他開始默寫拼音字母時,再教二年級的徐守宇和余馨彤如何用直尺測量課本的長度。
  
  據云梯畬族鄉中心小學副校長藍紅英介紹,鄉里有一所中心小學和3個教學點,毛坦小學教學點算最偏遠的一個,一些孩子在教學點讀完二年級后,會轉到山下的中心小學去上課,并選擇住校。這些年,不少村民去浙江打工,或搬到了寧國市,這讓鄉里的適齡學生人數變少了,毛坦小學之前曾有過十幾名學生,現在的4名算最少的。
  
  曾有機會離開卻主動留下
  
  1979年,高中畢業的葉巧榮成了村里文化程度最高的人之一,當地小學的一位知青教師因為參加考試離開了,學校為招聘出了一道作文題——我最敬愛的人。葉巧榮寫的是曾教過她、對她影響頗深的一位楊老師。“考老師、寫老師”,文章感動了評卷人,她就這樣從五六名應聘者中脫穎而出,如愿以償地成為了一名教師。
  
  如今想起這些,葉巧榮依舊為那篇文章感到慶幸。她說自己太喜歡孩子和老師這個職業了,這也是她在大山里的講臺上堅持了33年的最大動力。
  
  還有一個動力來自她的丈夫鄭新國,葉巧榮的“軍功章”里有丈夫的一半。同樣是高中畢業的丈夫懂得知識的重要性,30多年來一直默默地支持妻子的工作,從無怨言,前幾天開學時的書本,就是他從山下運上來的。
  
  像村里的其他人一樣,鄭新國這兩天正忙著采摘山核桃,這也是家庭的主業。作為一名農民,他對妻子的職業感到自豪。
  
  33年間,葉巧榮不是沒有機會走出大山,十幾年前,毛坦小學有五個年級,三名教師,有兩人后來轉到了山下的中心小學去教書,她卻主動留了下來。出去教書的念頭曾在她腦海里閃過,但很快又打消了,“這深山的村里怎能沒有學校、沒有老師”。
  
  現在,家就在村子里,老母親也需要人照顧,葉巧榮更不會走出大山了。
  
  孩子們從不缺少歡笑
  
  課間休息時,教室外忽然傳來樹枝的抽打聲和孩子的歡笑聲。不一會兒,祝誠浩一手抓著一只梨跑了進來:“老師吃梨!”原來,屋外種著一棵高大的梨樹,上面已結滿了果子。孩子們蹦跳著,用一根細長竹竿把梨打下來。這次打下來的足有十多只,吃不了的就擺放在臺階一角。
  
  葉巧榮說,這棵梨樹有20多年了。“早些年長得不好,又矮果子又少。”七八年前,她和丈夫花了兩天時間,把遮擋梨樹陽光的一小片竹子砍了,梨樹也眼見著一天天茁壯起來,現在它成了孩子們的“水果盤”。
  
  一根跳繩、一個籃球,是他們最常玩的器材。教室前一塊不大的石灰地上,用粉筆畫著“跳房子游戲”的地圖,葉巧榮只教了一次,學生們就會畫了。“現在人少玩不了了。”葉巧榮說,以前有十幾個學生的時候,大家最喜歡拉著她一起玩“報數游戲”。“老師,我要喝茶。”大嗓門的一年級新生祝誠浩又跑進了教室,他剛才與伙伴們瘋跑著追籃球口渴了。葉巧榮笑著起身給他倒水。
  
  這里唯一的小女孩余馨彤十分靦腆,上課回答問題也膽小。葉巧榮就鼓勵她和大家一起玩游戲,玩得高興了她的聲音就不由自主地大起來,她現在慢慢的開始能大膽表達自己的想法了,別人有了成績也會給予贊美。這些都是葉巧榮對學生潛移默化的影響。
  
  每周一早晨,四個學生會在屋外站成一排,生澀地唱著老師教的國歌,看葉巧榮將一面系在竹竿上的國旗升起來。那幅畫面因寧靜而更顯肅穆。
  
  相比之下,雖然不像城里的同齡孩子有那么多時髦的玩具,但這里的學生在這塊巴掌大的深山平地上與大自然為伴,同質樸的老師朝夕相處,從不缺少歡笑聲。
  
  33年來從沒請過假
  
  除了教學,葉巧榮還要負責學生的午飯。教了33年的書,她就給學生們做了33年的午飯。
  
  前兩天,寧國市教體局的領導專程上山,給毛坦小學送來一臺冰箱和一個電磁爐。葉巧榮說,市里和鄉中心小學的領導對他們一直都很關心,去年出資在原地新建了教室,每遇刮風下雨,就會打電話詢問教學點的情況,并囑咐幾句。
  
  教室隔壁的一間小屋被用作廚房,新冰箱的冷藏室里已經塞得滿滿的,其中有一盤是師生們中午吃剩的菜,豆腐干、辣椒青豆,還有鴨肉,米飯和紫菜湯已經吃完了。
  
  “這真是雪中送炭一樣。”葉巧榮說,以前是在山上一處菜店里買菜,或者是丈夫偶爾不忙時買好菜送過來,這學期開始,菜店因賺不到錢撤了,現在有了這臺冰箱,她能一次性買上一星期的菜。山上的冬天非常冷,“有電磁爐了,冬天我給他們做小火鍋,吃得更安心。”
  
  師生們平時喝的是教室后面一條從山上流下來、勉強能稱得上“小溪”的水,葉巧榮每天都要拎著大紅桶,提上一兩桶水。“這是衛生部門檢測過的水,天然的。”她說。
  
  記者提出幫她打一桶,她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從屋后向上走約30米路,一條涓涓細流清澈見底。滿滿一大桶水提著走并不輕松,這對于患有腰椎間盤突出、晚上時常會腰疼的葉巧榮來說想必更加吃力,她卻說,在農村里勞動習慣了,兩桶水難不住她。
  
  33年來,葉巧榮對學生的關心顯然多過愛護自己的身體。她有兩個兒子,年齡上差3歲,一個8月1日出生,一個8月2日出生,都是在暑假里。“不是刻意算的,趕巧了。”兩個孩子都是剛剛滿月時,她就趕在新學期開學時登上講臺,因為村里的老師少,她一天假都沒請過。葉巧榮說,年輕時不覺得什么,老了發現,自己嗓子不好可能跟當年過早結束坐月子上臺講課有關,但“身體其他方面沒什么影響”。
  
  每晚除了備課,葉巧榮也喜歡上網,學校組織的計算機培訓讓她學會了上網,教學上偶爾有拿不準的問題會求助于網絡,她也從網上接觸到許多新鮮事物。兒子有一次放假回家,與母親聊天時聽到她說“低碳經濟”、“綠色循環”等時髦的詞,非常驚訝。“如果不發展低碳經濟,全球氣候變暖了,海平面就會升高,多年后一些沿海的城市就會不存在了,對不?”她覺得,做老師就要有好學的精神,為學生樹立一個榜樣,而年齡不是問題,“年輕人喜歡的我也喜歡”。但她也自嘲說,自己的電腦知識是“幼兒園水平”。
  
  如今,兩個兒子都在外地工作,他們給家里的電腦裝了攝像頭,可以視頻聊天。兩個兒子也曾是她的學生,現在都已大學畢業。“對他們都滿意,至少(文化水平)要超過我吧。”她認為,孩子就像小鳥,長大了總要飛出去。孩子在外地并沒有讓她感到孤單,因為她能天天看到自己的學生們。
  
  她說“總會有人接班”
  
  下午3點半,葉巧榮讓大家收拾好書包,在教室外排好隊,然后拉著他們,交到各自父母的手上。有時家長農忙抽不出空,她就等上一個小時。等最后一名孩子被家長接走,她才趕路回二里開外的家。
  
  徐守宇的爺爺徐自來騎著摩托車來接孫子回家。提起葉老師,他臉上寫滿了感激。“(小孩)在這比放在家里強多了,家里管不住,他就聽葉老師的話。”徐自來說,葉老師心細,家長們很放心。
  
  說完,他騎上車,朝十里外的家開去,村民對知識的渴求,讓這段路看起來好像變短了。
  
  離毛坦小學最近的一戶是程月英家,年近五旬的她說,自己的兒子當年就是葉老師帶的,讀到五年級才轉去山下的中心小學。葉老師是村里唯一的老師,村民對她都很尊敬。
  
  中心小學的副校長藍紅英說,有葉老師在,給學校省了很多心,她不光是位好老師,還是個好保姆,學校要做的就是經常上山來看看,做好后勤保障工作,讓老師和學生們安心上課。
  
  去年,葉巧榮獲得了“2011年安徽省優秀鄉村教師”的稱號,整個寧國市只有兩位老師獲此殊榮。在工作崗位上得獎,對她來說并不陌生。她把證書藏在箱子里“壓箱底”,不喜歡顯露榮譽。“這沒什么。”她總是認為自己是在履行責任,再正常不過。33年來,葉巧榮在毛坦村教出了30多名大中專畢業生,這在當地并不容易。“村長統計的,我沒算過。”她說。
  
  眼下,葉巧榮還有四年就退休了,一些村民已開始犯愁:葉老師退休了,那毛坦小學就要關了吧?村里現在找不出合適的人來替代她。“總會有人的。”葉巧榮的臉上掛著她一貫的樂觀。在她看來,總會有如同她一樣的熱心人,愿意為孩子們的求學付出,目前她要做的就是堅持站好最后一班崗。
  
  屋外,那棵梨樹在夕陽下顯得異常光亮,繁茂的樹枝伸向四周,保護著它的沉甸甸的果實。
  
  葉巧榮的背影更踏實了。
  
   

相關熱詞搜索:女教師 堅守 深山

上一篇:夫婦看電影制止喧嘩被尾隨毆打
下一篇:揚子鱷集體昂頭仿佛跳“水上芭蕾”

分享到: 收藏
三张牌扑克电子游戏 新时时彩兑奖规则 黑龙江11选五开将结果 能兑换现金的麻将游戏 官方正规彩票网站 天降财神捕鱼机 卖床上四件套赚钱吗 梦想世界 多开赚钱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快三稳赚不赔技巧 重庆百变王牌概率 台湾麻将算番图解 滴滴怎么干赚钱吗 广西快乐10分官网手机网游 超级大乐透开奖时间 排列三开奖结果查询 真人赚钱扎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