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社會 > 正文

《山東臨沭黨校一女嫁二男為哪般》續一
2014-02-21 14:17:32   來源:   評論:0 點擊:

市人大代表閔慶玉:多次雇傭黑幫對正在營業的臨沭黨校招待所暴力拆遷,被迫停業后仍怪事連連,縣長:程守田“黨校招待所是非法建筑,隨時給你拆除……”

2013年5月黨校招待所在未接到任何單位的拆遷通知和補償的情況下,莫名其妙地被作為市縣兩級人大代表的金明寓房地產公司老總,多次于深夜雇傭黑幫動用鏟車,進行拆門堵院和暴力拆遷,并將值班人員挾持,搶走報警手機,打傷我母子,搶去我金項鏈和手鐲,摔壞兒子三星手機,后用7輛裝滿紅石頭的大型工程車,將石塊傾倒在大門口和招待所整個院內,致使黨校招待所被迫停業....追其原因“乃黨校一女二嫁”。

\

之后的時間我們過的是提心吊膽和氣憤難平的日子,在服藥的同時,我不停地往返于縣政府的各個職能部門申訴、祈求。但因為肇事者是縣里的明星企業、人大代表,他們也面露難色相互推諉.,“公安局是誰的?還不是縣委的槍嗎?”這是某領導跟我說的話。我不明白,打著拆遷的幌子就可以藐視法律把一切違法行為合法化嗎?人大代表就可以凌駕法律之上隨意雇傭地痞流氓打人搶劫嗎?

在走投無路后,我選擇了媒體。7月底《山東臨沭黨校“一女嫁二男”為哪般》披露于各大網站后,縣政府當時高度重視,于7月31日去北京刪帖,隨后成立工作組著手處理

,領導找我們談話,我們也答應不再發貼。8月1日應領導要求(指示),我含淚寫一份“關于金明寓 房地產開發公司因房地產開發故意對我們人身

和財產進行侵害的情況說明和6點要求”,并于 5日送呈黨校領導 ,黨校領導 安慰我在家安心等著,他馬上送縣領導 看后盡快處理。9月15日應工作組要求,我又

寫了一份《關于因故中斷我們租賃經營縣黨校招待所要求賠償的再一次報告》. 但事情并非像領導當初

許諾的那樣:黨校領導多次安撫:別急,勝利在望了,等那幾家(也是被開發商強拆的4戶黨校職工租賃自己

蓋的平房)處理完了再給你處理,省的他們紅眼。黨校個別領導也說:錯了都錯了,黨校應該先給你們解除合同再賣,金明寓不該在補償不到位,無拆遷通知前持強拆堵你們的門,就像上我家打了我家的碗不是故意的賠不賠無所謂,但是故意摔我的碗,賠我三個我都不高興……

我們相信了縣委縣政府。期盼也相信他們能把違法違約的事理順,按合同約定做出公正合理的賠償。然而半年多過去了,我們不斷的找工作組詢問走訪,并多次寫報告與要求,他們的答復是在研究,在給領導回報,由于我們正常經營而被迫停業,幾十個職工的工資到現在無法都兌現,外欠貨款債主一次次找上門,而當初投資黨校招待所所借的錢更讓我們雪上加霜,更讓人心寒的是此后連連怪事不斷發生,首先是停在院子里的兩輛車,也是在深夜被打壞了車燈和玻璃,其次兩條看門的狗先后被毒死,可憐的那條剛生完小狗的老母狗也未能幸免,被他們殘忍毒死.

留下六只凍得瑟瑟發抖嗷嗷待哺的狗崽子,看著讓人心酸,慘不忍睹.(后6條小狗全死了)為達到拆遷目的不擇手段、喪盡天良.他們這是殺雞給猴看,威脅我們,下一步也許會對人下手,由于害怕我只好打電話給縣主要領導,想向他們反映情況,盡早給以解決.沒想到這位縣長大人無視我們的安危,權大于法,竟恐嚇;“黨校招待所是違章建筑,我隨時就能給你拆除。”眼里只有房地產企業,哪管普通老百姓的死活.

\

我驚詫與不解,06年根據省、市委黨校基礎設施現場會議精神,縣黨校的基礎設施要做到:八配套,新四化的標準,由于縣財力不足,縣委要求黨校后期服務社會化改造,以此提高辦學質量和整體效能。黨校就此多次召開全體職工會議,倡導職工集資辦學,但是一直沒有人給與相應,后領導可能覺得我有這方面的能力和經驗,多次做丈夫的思想工作,作為一個普通職工,我們也只好與縣委黨校簽訂了合同。并按合同規定繳納了10年的租賃費。

由于承包期是48年,縣黨校為慎重起見,把擬好的合同先報到縣委,縣委經研究批準這份合同,合同明確寫道:我們除了有租賃黨校食堂和學員公寓,還可以在食堂以西建設一棟三層的樓房,投資由我們承擔,變更土地使用用途產生的費用由黨校承擔,

相關手續由黨校方予以辦理.

我們搞建設時城管執法部門多次來現場進行檢查和干預,由時任黨校領導向縣委領導匯報,經縣委領導協調,建設得到當時城管執法部門的許可,否則這么大的工程也不可能完成,我開業時縣領導來給剪的彩,同時也經過多屆縣委領導和黨校領導的檢查和認可,黨校多次開會、學習,上至縣委書記,下到各單位領導都來過,怎么從來沒有人說我是違章建筑,而今七年后為了拆遷開發,咋就成了違章建筑?

一個一心想干好工作的職工,為了不辜負上級領導的信任,履行好合同,不惜賣掉經營紅火的門面房和房產,并冒險借債,進而進行投資。對原黨校食堂和學員公寓進行裝修改造,同時建設了1200㎡的二層樓和服務大廳等,在交齊十年的租賃費和辦齊營業證、稅務證等手續后,我們于06年底兼顧對外營業對內免費為黨校提供學員主題班次,公寓接待幾千人次,切實提高了辦學質量,實現了招待所承包租賃的初衷和要求……

08年9月,縣政府和黨校在我們毫不知情的時候,單方面將黨校招待所賣給了開發商。

1、簽字蓋章之前,我與黨校的合同是經縣委研究同意的

2、買賣不破租賃,香港、澳門是清政府的賣國條約都能算數收回,我與政府簽的合同難道只是一張廢紙?在我合同期間,黨校怎能一女二嫁?按一物一權《物權法》,開發商又如何辦理的合法手續?

3、我們是不是有優先購買權?

4、總以為工作組歷經半年多的時間,以他們的說法是天天研究,到處咨詢取證,應該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怎么到現在還沒弄明白黨校是否違約?

5、開發商暴力拆遷的背后是否與政府的默許有關,我不得而知,但在暴力拆遷前后由縣城管局、藥檢局、工商局、稅務局等職能部門,或“關心”、或“關注”、或“罰款”。

6、我們是遵紀守法的公民,不想也不愿當釘子戶,為什么在強拆前不先與我們協商,解除合同。而是先動用職能部門,后用黑幫半夜強拆,是否縣里的個別官員與金明寓勾結,我不敢妄下結論。

7、黨校和招待所都是被拆遷戶,黨校通過拆遷普通教學樓已經換成豪華壯觀,一人能擁有好幾間辦公室的大廈。威脅我們的縣太爺剛剛被提升為某縣的縣委書記。而開發商用500多萬元買的黨校四座樓與院子,到現在僅地皮已增至兩千多萬元,只有我們是弱者,落得如此的悲慘。

8、同是工作組處理的房子,在同一塊土地上,別人的簡易平房,每平方賠償款都達到2200多元,而我們蓋得是營業樓房,每平米卻只給與賠償500多元。我問工作組,‘如今市場是不是奇葩到金子沒有銀子值錢’?

9 招待所值班人員遭開發商挾持是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我和兒子被毆打是人身權受到侵犯,我的金項鏈和金手鐲被搶劫是……

難道開發商對其暴力行為不該有個說法嗎?工作組當初答應給一籃子處理,最后卻說不屬于他們管,這是為什么?黨校不應該為一女二嫁給我們造成的后果負責嗎?

習近平主席說:禁止干部以權壓法……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和諧臨沭為啥我不能安居樂業?

此案進展本站將繼續跟蹤。
來源:http://zgsc.china.com.cn/huaihai/sx/2014-02-20/73256.html

相關熱詞搜索:山東 臨沭 黨校

上一篇:中國人去年買走全球47%奢侈品 消費6000多億
下一篇:北京中特養助力《中國品牌影響力提升計劃》

分享到: 收藏
三张牌扑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