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社會 > 正文

失控的順風車:不缺錢的滴滴究竟缺了什么?
2018-08-28 15:27:39   來源:搜狐   評論:0 點擊:

時代周報記者 王州婷 發自廣州

女乘客接連遇害,滴滴順風車猶如一輛失控的汽車行駛在公路上。

僅距離鄭州空姐遇害案三個多月,溫州樂清再次發生了滴滴順風車司機殺害女乘客事件。在外界震驚的背后,是登頂后滴滴的迷茫與囚徒心理。

事實上,滴滴并非沒有意識到快車業務以及順風車業務的掣肘,饕餮般吃下了Uber中國的市場之后,面對著政策收緊與業務天花板,滴滴更希望能夠提振其他利潤更高的出行業務。在各路資本沉寂的時間里,滴滴能夠安靜地收割利潤。

然而,市場打亂了滴滴的節奏。今年,本來大局已定的網約車市場,又變得嘈雜起來。美團、高德、易到、嘀嗒甚至是攜程,紛紛殺了進來。擊敗了Uber中國的滴滴似乎不可一世,但在并不忠誠的司機與用戶面前,又非常脆弱。

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滴滴只能再次迎戰,就在今年3月,滴滴與美團在全國多個城市展開了激烈的對攻戰。本已可以邊緣化的業務,又變成了手中的法寶。在外界看來,從成立到現在,滴滴最強最成功的業務仍然是快車。

8月27日,在交通運輸部的網站上連續刊登兩篇評論,其中提到,“如果不能為乘客生命安全提供切實有效的保障措施,這樣的企業不要也罷”。

滴滴則宣布再次在全國范圍內下線順風車業務,同時免去順風車總經理及客服副總裁職務。但這并不能平息大眾的憤怒,帶著一身資本閉眼狂奔的滴滴,5000億估值站在IPO大門之外,見慣了貼身搏殺的殘酷商戰,是否能夠擁有正確的價值觀與對用戶的尊重?

缺失的會補回來,但不缺錢的滴滴究竟缺了什么?而代價是否太大?

 

刑事案件高發區

溫州樂清事件之后,8月25日,浙江省運管局緊急約談滴滴平臺浙江區負責人,鑒于滴滴平臺順風車業務存在重大安全隱患,要求滴滴平臺立即整改,整改期間暫停其在浙江區域的順風車業務。8月26日下午,交通運輸部聯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運輸、公安部門,對滴滴公司開展聯合約談。

而該事件一經披露立即引發群情激憤,在大眾看來,該事件的發生僅僅距離今年5月份鄭州空姐遇害案三個月,而重新上線的滴滴順風車仍舊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讓人們更為激憤的是,滴滴這次案件中所表現出的機制缺失與反應遲鈍。

隨著與快的和Uber中國的“合并”,滴滴成為了行業當之無愧的霸主,占據了中國專車市場份額近90%的,而在更細分的快車市場,市場份額可能更高。而這種市場的集中度與其刑事案件的發生率卻同樣高企。

早在今年5月份,北京市海淀法院網針對滴滴車主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案件發文稱,最近幾年滴滴平臺所衍生的刑事案件數量,遠高于公眾所知悉的程度。

“從地域范圍上橫跨全國,從時間范圍上集中在近三年,從罪名性質從殺人、搶劫等惡性案件到故意傷害、詐騙、盜竊不等”,其中,早于2015年和2016年,滴滴公司就出現了多起起車主強奸、搶殺女性乘客事件。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滴滴并非為首個背負惡性事件丑聞壓力的出行公司,據CNN報道,過去四年里,至少103名Uber司機涉嫌性侵乘客,且這只是美國20個主要城市的警察報告、聯邦法庭記錄和地方法院數據庫的統計,實際數量可能更多。

最初Uber并不愿意直面這些安全隱患,美國乘客轉而支持Uber的競爭對手Lyft,后者在Uber備受丑聞困擾之際迅速壯大,市場份額從15%增長至35%。壓力之下,Uber推出一系列改革計劃,包括每年重新進行駕駛員背景調查,同時還提供專用的“安全中心”,讓乘客在乘車期間分享行程細節給指定的聯系人,亦允許用戶從應用程序內部直接撥打911。

滴滴公司同樣在2017將安全防范措施提升日程。據媒體報道,2017年7月,滴滴安全事件頻發,對自身安全事故頻發的狀況,滴滴推出了“分享行程”“緊急求助”“號碼保護”等五大安全功能,力圖改善乘客出行安全。

此外,2018年,程維多次提及,在滴滴“安全”是第一要務,并且在2018年滴滴年會上表示,2017年滴滴投入巨額資金和技術資源建設更完備的科技安全體系,安全事故率下降了21%,幫助減少了近2000起事故。

然而,僅在短短三個月里,滴滴順風車在整改期間又發生另一起惡性事件,這讓大眾不得不懷疑滴滴安全自詡“安全是第一要務”落地的真實性。實際上,在“8·25樂清女孩奸殺”事件中,除了公司高管并未出面“道歉”及官方回應中“3倍賠償”被詬病,滴滴監管漏洞暴露無遺。

運輸服務司司長徐亞華在約談滴滴公司中就指出,兩起侵害乘客生命安全的惡性事件,暴露出滴滴出行平臺存在的重大經營管理漏洞和安全隱患,企業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嚴重威脅人民群眾出行安全和合法權益,社會影響非常惡劣。

按照《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規定,對于網約車司機對乘客刑事犯罪所造成的損害,滴滴需承擔無過錯責任。

整改力度受質疑

從滴滴發布的樂清順風車事件的自查進展來看,針對該事件,滴滴宣布的整改措施有三項:一是下線順風車業務;二是客服體系升級;三是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黃潔莉、客服副總裁黃金紅兩位高管被免職。

雖然這一整改措施被認為是滴滴創立以來最嚴整改,然而滴滴順風車在“5·6鄭州空姐”案件同樣被下線整改,而僅在一周之后就開始重新運營,百余天后又發生同樣的事件,其整改力度令公眾質疑。

值得注意的是,從滴滴的業務盈利結構來,順風車的營收對其影響并不是很大。根據此前媒體報道,從2016年起,滴滴開始對順風車訂單按每單5%征收服務費,而對快車訂單的抽成則高達25%,2017年末,順風車訂單數在滴滴訂單總量中最多占比1/10左右。

事實上,作為國內代表“共享汽車”概念的“獨角獸巨頭”,在滴滴自成立以來備受資本青睞。截至2018年7月17獲得Booking Holdings 5億美元的戰略融資,滴滴一共獲得20輪融資,融資額度超過280億美元,是全世界范圍內融資額最大的未上市公司。有業內人士估計,滴滴上市的估值可能達到700億美元到800億美元之間(約合4800億元人民幣到5500億元人民幣之間)。

而在算法和資本的驅動下,滴滴歷經曾經轟動一時的網約車“燒錢大戰”后,成為在國內出行領域中占有絕對市場份額的龍頭企業。滴滴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年,平臺為全國400多個城市的4.5億用戶提供了超過74.3億次的移動出行服務(不含單車及車主服務)。相當于一年中,全國平均每人使用滴滴打車5次。

這也意味著,滴滴掌控著中國日均超過2000萬訂單的運力而不擁有任何一輛汽車,而除了打車以外,滴滴的業務還延伸至外賣、共享單車等。

滴滴困局

隨著事件后續持續發酵,滴滴由順風車引發的安全隱患,將演變成為其最大的困境。

在最新的消息中,繼浙江省道路運輸管理局及交通運輸部聯合多部門約談滴滴之后,8月27日,深圳市網信辦、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市交通運輸委聯合約談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相關負責人,責令滴滴平臺于9月底前完成4項全面整改工作,否則,將對其采取聯合懲戒、撤銷經營許可證、APP下架等措施。

如若最終落定,這將對滴滴的營運帶來實質性的打擊。此外,對于滴滴來說,目前行業競爭狀況是,各路新兵、老兵加入到了網約車的大戰當中,滴滴已如同困獸一般。

此前美團打車在正式登陸上海僅三天后,就宣布獲得申城三成的市場份額,此后日訂單量一直維持在30萬單以上。為了鞏固局勢,滴滴不得不跟進美團的補貼策略,陷入到貼身肉搏之中。

此外,OTA巨頭攜程也宣布旗下專車業務獲得網約車運營資質,將主打旅游交通市場。攜程方面此前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此前攜程專車平臺上既有OTA機構,也有自營產品,拿到牌照之后,自營部分會逐漸展開。

但業務僅僅是業務,在自身缺失的情況下,滴滴能否一戰?

相關熱詞搜索:滴滴 順風車

上一篇:壽光8歲女孩為白血病母親捐骨髓 學做飯照顧媽媽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三张牌扑克电子游戏